Solitary

纵你老态龙钟,我亦等你回归。

                                ——母之于子

关于最近极其糟糕的三个月,我想是时候梳理一下作别了——


从七夕节那天教师资格证体检开始,偶然被医生摸出甲状腺有结节而且感觉情况不好,因为我从未检查过所以当时医生就建议我挂号去照了B超,结果发现右边的结块边界不清晰,形态不规则且有血流,躺在床上的我听见医生一边说情况不好一边皱眉的时候,我第一次有些确切地体会到自己好像生了重病的无力感。


由于做B超也无法确诊所以后来我学姐陪我去人民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恰巧在检查的前一天ta跟我聊天得知我生病,约我见面陪了我一下午开导我。第二天检查的时候再次做了B超,ta也请假过来陪我。医生建议我做活检进一步检查,虽然当时已经大概确定我的情况不好,但是后来当我第一次从医生的口中听到“癌”这个字眼的时候,我一瞬间懵了。出了诊室完全失控,害怕,恐惧,担忧。


做活检时住院三天,ta每天请假陪我,出院后我们俩顺其自然在一起了。


活检结果出来以后医生仍持怀疑态度,但没有完全确诊,转至外科大夫处后不建议我做手术。由于我父母太担心所以一个月后又去了肿瘤医院检查,当时我给医生完病历他直接确诊就是恶性肿瘤,于是我又约时间做了B超。


在我取结果的前一天,ta跟我冷暴力离开了我。我失联了一天去大兴找ta,做了了断却实觉绝望。


后来我朋友各种安慰我总算心情好一些后有一天出门坐地铁回学校时,靠在隔板上眯了一会一睁眼就发现一个露阴癖,他用公文包挡住了自己的*,一直往我这边怼,还用脚蹭。我当时就害怕极了,赶紧跑出地铁。回学校的路上一直大哭,真的很无助很害怕。


B超结果出来发现它慢慢长大了,且扩散到淋巴,所以决定做手术了。住院五天后出了院,从此也是得过癌症动过手术住过院的人了,此前从来没有过。


后来过几天我又遇到一个电话诈骗团伙,这是我第二次失联。可能是我本人真的太蠢,一步步落入他们的圈套。直到最后当我将自己的所有钱转入她们账号两次失败的时候,他们让我出了酒店去银行里转账,在路上我突然惊醒觉察不对劲,于是关机后跑回学校,找到我朋友,一直大哭,颤抖。


我朋友说,“你要是再玩失踪,我真的不会再爱你了。”可是我知道,只有她们会一直爱我。


我不知道我前段时间遭遇了什么,接二连三,当我遇到ta我学姐说倒霉总算离我远去,结果ta又重重把我摔下,才发现原来苦难一直都在。


这些事情都过去后,我开始更多地学会了爱自己,学会了洒脱。每天早睡早起,饮食规律,无欲无望,顺其自然。人活着,才有希望和曙光啊!


不要再为难自己,也不想再让爱我的人多一分担忧和恐惧。


我希望每一位善良的人,都能被善待。我们不是天生蠢笨,我们只是心存美好。